Troye Sivian演唱会

Troye Sivian香港演唱会门票Ticketbuynow

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

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!

《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》

《孤女凰妃》:苏合晓晓

【简介】她贪玩好动,身居山林,一次意外,本是死敌,却因收留,逐渐沦陷。他忍辱负重,远赴他国为臣,一朝相遇,本是利用,无奈却深陷其中,无法脱身。他机缘巧合救下别人刀下的她,她便步步入了他精心设好的局。天下三分,她无父无母多年,一朝贵为两国公主,众人仰慕之位,她却心不在此。兵戎相见之时,形同陌路;他国相遇时,相互依靠。

【内容摘要】“古域!就是此时!”一位女子似水如歌的声音自湖中传来,带了几分欣喜。

庄中竟有如此大胆之人,在庄主的宴会之上大呼小叫,这令流水亭中的人们皆好奇不已,朝着亭边探头望去。

只见一女从湖中徐徐露出了头,背对着亭子,长发被高高束在头顶,别了一直木钗。耳边散着的碎发上水滴顺着白皙的脸庞落入水中,柳眉星眼间带了几分焦急。

“古域!”女子又不满地唤了一声。

瞧见女子后,庄主紧蹙着的眉头,舒展开来,英俊的面上带了一抹柔和的笑,伸手阻挡了匆忙赶来要制服女子的守卫,温言道:“敢问姑娘何许人也,为何会从湖底出来?”

众人见庄主笑开了,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本来众人不知晓这陆大人的来意,偏偏方才又整了这么一出,一时也无人敢说些什么。

如雷贯耳的声音响起,女子的背影略微僵硬,纹丝不动地斜眼看着亭子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,亭中黑压压的人群站立在边上,此处……

“弥繁,早就说这条路行不通的!”随之,弥繁身旁男人的头徐徐露出,气喘吁吁地说道。

“弥繁……”男人一双小而圆的眼睛中露出不明的光,瞧着一旁的人,随之挣扎几下,湿透了的灰色袍子露出了水面。

“哦?原来姑娘是有同伴的,既然有如此雅兴,不如二位上来小酌几杯可好?”庄主饶有兴味地在亭边太师椅上坐了下来。

“古域……这里似是那浮玉山庄……”弥繁咬着唇,朝着一旁男子低声说道。

“来人。”庄主瞧着似是被自己惊吓到的水中人,朝着守卫挥了挥手,眼神回转至角落时,再次对上角落若无其事的陆少傅,方才被湖中人激起的兴致瞬间冷却了大半。

如鹰一般犀利眼神,深邃而广袤,似是能看穿他心中所有的想法,偏偏他又看不清对方一点点的用意,这种感觉着实让他很不安。

懂些水性的守卫似是看穿了庄主所想,纵身跃入湖中,将欲要逃跑的二人很是粗鲁地带了上来。

众人一时便再次入了坐,对两位不速之客起了些兴趣。

“师兄……”弥繁艰难地扭过头,望向一旁满身湿透同样被押着肩膀的古域,眼神略有摇摆,压着声说道:“浮玉河底为何会有通往浮玉山庄的通道?”

古域不做理会,低着头,似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庄主随手端起流水中的酒杯,小抿一口,眉头紧凑,发出了“嗞嗞”声,一众公子也顿时鸦雀无声,谁都知晓此刻这位贵人瞧上去似是不悦。

灼灼目光自开始便落在身上,弥繁抬眼环视了一遍四周,却对上那双略有深意的凤目,这人,怎么也会在此处?她将头压得更低了。

“大胆刁民,夜闯山庄不说竟还口出妄言!”一旁似是领头的侍卫怒道。

二人皆默不作声,正如师父所说,这浮玉山庄的人并非他们能够惹得起的。

三年前,浮玉庄主来了这茂令县,大兴土木,建造了这座浮玉山庄。

百姓皆知晓这浮玉庄主背后定有靠山,加之有重兵把守,便无人接近此地,也无人见过那庄主,人人都以为是年近花甲的老人,未曾想竟是个这般利落不凡的公子哥。

“你们定是那清风观中的人,只是为何会在湖底?你们可有何预谋?还有你们怎么进的山庄?”庄主眼也不抬,把玩着手中的黑玉酒杯。

弥繁欲要说话时,却听见身旁传来古域的声音:“启禀庄主,在下乃是水云观清风道长的弟子,因师妹弥繁自小笃定鬼神,前些日子与她偷跑去镇子看了一出鬼戏,近日便将这条浮玉河折腾的没完没了,今日在河中寻找水鬼时竟无意来了山庄。”

弥繁松了口气,幸好师兄机智,未将寻宝之事说出。

“浮玉河?按理说山庄位置颇高,这可是倒流,怎会在我山庄出现?寻水鬼?这倒是个不错的把戏。”说着,庄主便将目光移到弥繁身上,仔细打量着。

“这个……”古域浓黑的眉头间略有踌躇。

“庄主恕罪,今日弥繁在河底游玩是见有巨大缝隙,穿过时便有大浪将我师兄妹推到此处,弥繁向来随心,只觉得你这山庄内定有不祥之物,是以将我师兄妹二人引至此处,若庄主不嫌弃弥繁这就为庄内做法事。”

弥繁说着环视了一眼四周,却见那人面色如水,波澜不惊。

“弥繁,休得胡说!”

“哦?你是说浮玉河那处有缝隙可通过山庄?你可是那将我二十守卫捉弄过的小道姑?”

(↓↓点击下方就可以阅读全文了↓↓)

《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》

《孤女悍妃》:清浅边缘

【简介】这一世她是父母双亡的国公府三房孤女,不想勾心斗角,只愿在深宅大院中,护住幼弟平安一生。没曾想,初见,再见,两次差点因他丧命,后来却心甘情愿为他放血续命,为他奔袭千里、为他战场搏杀……既然爱上了,不管你能再活一年,还是再活一日,我都陪你乱了这天下!“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……”“滚!”一拳揍飞……

【内容摘要】湖心高台之上人影绰绰,第一盏花灯已经悬挂出来,一名妙龄女子随绸幔翩然而下,纤腰袅袅,媚眼如丝,引得一片欢呼叫好之声。

慕云岚微微抿了口酒,浓密卷翘的睫毛颤了颤,晶亮的眼睛微微眯了眯。

她在军中多年,边关苦寒,便染上了贪酒的毛病,如今换了副身子,见到酒依然觉得馋的紧,只是换了副身子,这酒量却是差了,才喝了没几杯就觉得脸颊发热、晕乎乎的。

美酒、美景、美人,真是享受啊……

以前她的容貌英气,喝酒也显得大气好爽,如今却全然一副娇花模样,捏着酒杯轻抿的模样犹如偷腥吃的猫儿,就差一个锦绣软绵的大枕头让她趴着了。

旁边不远处的楼船上,靠窗男子眼神闪了闪,将她惬意的模样收入眼底,不由得伸手拿过酒壶,想要喝一杯的时候,才想起己刚刚将酒杯扔了,不由有些扫兴。

慕云岚正欣然品酒,忽然听闻耳边传来一道异常的水声。

湖面上都是船只,划桨破水声不绝,还有丝竹乐响,声音嘈杂的很。可慕云岚练过一段时间水下功夫,对人在水中潜游的声音格外的敏感……

水下有人!寒冬腊月,没人傻到这个时候下水游泳!

她低头凝视暗沉沉的水面,见几道异样的水流经过,偶然间还有匕首反射河灯的光芒漏出来。

是刺客!

“船家,我突然想起来家中有事,赶紧靠岸,我要下船!”慕云岚掏出十两银子扔过去,冷然下令道。她可不想横生枝节,多管闲事。

艄公连忙答应,银子入手了,人要走就走呗。将竹竿向回一撑,忽然觉得竿子一晃,似乎戳到了什么东西,正惊讶间,就感觉脖颈一凉,扑通一声掉入水中没有了动静。

慕云岚扔掉酒杯,捡起竹竿猛地对着水中扎下去。一抹鲜红在水中翻开,夜色中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。

“砰砰!”两声沉闷的声音响起,慕云岚暗道一声不好,这是凿船的声音!

船舱中果真开始向里冒水,她坐的船在湖心不远处,到岸边距离甚远,如果船沉了,那就麻烦了。

忽然,湖心高台上悬挂的花灯猛地炸开,火花四溅,落在周围的船只上顿时激起阵阵火苗。湖面上乱作一团,慌忙间不少船只碰撞在一起,挤在一起难以动弹。

落水声不绝于耳,慕云岚不能坐以待毙,只努力向着距离她最近的楼船靠近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才靠到船边,还未来及的松口气,就被杀出水面的黑衣人打断动作。

“坏了!”她只想着楼船大,不易被撞翻,却没想过万一这场刺杀便是冲着楼船来的呢!她靠过来,不是自寻死路吗?

“轰!”

楼船下层忽然炸开,木片火花炸开。千钧一发之际,慕云岚咬牙跳入水中。

“呼!”好一会儿,慕云岚才敢冒出头来,大口喘着气打量四周,看到不远处一块大木片,连忙游过去扒住边缘,将身上的匕首拿出来防身,“真是好险,差点就栽了。”

刚感叹完话音未落,就感觉脚踝猛地被人抓住。她瞪大眼睛,另一只脚猛地踹过去,感觉脚踝上的力道消失,连忙踩着水向岸边游。

未游出去多远,就感觉腰间一沉,紧接着从后面被人紧紧抱住。慕云岚没有防备,被直接带入水中,呛了两口水,好一会儿才扑腾着重新扒住木片。

感觉背后的重量依然在,她握紧匕首想也不想的对着身后扎过去,却被猛地抓住手腕动弹不得。

“放开!”慕云岚低头看着搭在自己脖颈处的手臂,手指修长、骨节分明,带着阵阵冰冷寒意。她低头一口就要咬过去,却被身后的人直接扼住喉咙。

该死!如果不是这个人,她此时已经脱身了。

一声轻笑从背后响起:“呵呵,是你……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慕云岚一颤,这个让人发毛的声音她可一直记着呢,不就是庙中差点将她杀死的轻裘男子!

“你阴魂不散?”

“这是缘分。”

越景玄声音含笑,面色却冷如寒冰,原本计划的好好地,没曾想他体内的毒竟然在这个关口发作,让他落到如此境地。

慕云岚挣了挣手腕,被抓的纹丝不动,咬牙道:“你不想死就放开我!”

越景玄看向被他圈着的女子,手指一个用力卸了她手中的匕首:“这样我就放心了……咳咳……”说着,不由得咳嗽两声,喉咙一阵腥甜。

慕云岚恼恨,却也没有办法,只拍了拍木板道:“到这儿来趴着,努力向岸边游,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。”

湖水冰冷刺骨,这样泡下去,两人都没命。

越景玄听话的照做,只是手中的匕首却冲着慕云岚的方向。

慕云岚扫了他一眼,看他长发披散、面色惨白,却依旧俊美的让人心惊的模样,不由冷哼,这男人简直就像个水妖,等她抓到机会,新仇旧恨一并和他清算清楚,到时候就扒了他的水妖皮!

情形危机,两人都不敢耽搁,奋力向湖边划去,一路上遇到几波黑衣人前来截杀,被两人联手解决,耗费了两刻钟才摸到湖边。

慕云岚大口喘着气,撑着酸软无力的手脚爬上湖岸,整个人僵硬的犹如冰块一般,动一下都掉冰渣。

回头看向水中,水妖男子正一手扒着岸边想上来,她双眸猛地一亮,天赐良机,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!

越景玄猛地抬眸,寒星双眸划破夜色,直直的看向慕云岚,似笑非笑道: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

慕云岚扬起唇角无声一笑:“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!”说着猛地握住男子伸上来的手,要将他掀入水中。

(↓↓点击下方就可以阅读全文了↓↓)

《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》

《悍妃难擒:陛下追妻忙》:剪栀

【简介】她是拿奖金拿到手软的王牌特工,不料重生异世,收舞坊,养神宠。她放下前尘,却因一战成名,被六王爷相中,请来一纸圣旨。十里红妆,凤冠霞帔,赢得他万千宠爱。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…为他,她一袭白衣染尽血,末了,他登上王座,却搂昔日红颜入怀。冷笑过后,她一人一马潇洒闯天下,各路美男,追逐不休。那人却发誓掘地三尺也要寻回她!

【内容摘要】有人提问,瑰殇也不答话,只是将银子分开一大半,推到小的区域上。

其他人见他如此做法,自然是有样学样的纷纷压到小上。

见众人如此做法,小厮不由得露出一丝不察觉的得意,随即就打开骰。

点数一开,众人顿时哗然。

“靠,又出大。真不该信这丫头片子,晦气!”

小厮收起钱财,撸好袖子,“哒哒哒”地重新摇动骰子,自如地拍到桌上。

瑰殇眼里也是黯淡之色,苦恼地皱着眉头,输红了眼,恼羞成怒地一拍桌子,把余下的钱全部压在小的局面:“明明开始运气这么好,我才不信本小姐会一败涂地,还是赌小。”

原来是个初入赌场的丫头,难怪那么豪气。这次都不跟她学了,大家都将家底掏出赌大,要知道可是连开了三把大,绝对赚翻!

小厮目光闪过迟疑,定定看了一眼瑰殇,打开骸盒,点数分明是小。

瑰殇面不改色,吩咐另一个小厮拿来袋子,将赢来的钱系数装入袋子,扛在肩上就走。

周围的人都看出她分明是个行家,为了赢钱才故意耍他们,顿感火大,却没人敢在京都最大的赌场闹事,要知道凤天赌场上面可是有朝廷撑腰,谁敢闹事后果不堪设想。

感应到楼上的一道探索的目光,瑰殇抬眸看去,红木栏杆处立着身材修长的男子,一袭玄衣长袍华丽又不张扬,冷峻的脸庞映得男人墨色的长眸妖娆凛冽,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。

还真是冤家路窄,竟又撞上了凤冥,瑰殇汗颜,好在她改头换面,又以纱布遮面,这货认不出她。

此人正是凤冥,璇冥王朝的六王爷,十三岁就带兵打仗,天文地理 无一不通,腹黑邪魅,长相尤为俊美。

“王爷,要不属下去调查她?”跟随男子的侍从恭敬问道。

凤冥凝眸,莫名觉得女子的身型熟悉,摇摇头,示意不必多管闲事。

手里拎着一大袋金币,瑰殇感觉累,柳眉倒竖,这副身子未免体力太差,真是个弱不禁风的“林黛玉”。

重生于昊天大陆,强者为尊的世界,充满玄幻色彩。既来之则安之,前世受尽折磨束缚,这一世她要活得漂亮。

她知道背后有人跟踪,狠狠赚了一笔横财,自然遭人眼红,在凤天赌场不敢发作,暗地里定要敲诈勒索。

毕竟她就是个孤家寡人,一看就是个孤苦零丁的丫头,还身单力薄,不抢她抢谁。

瑰殇面纱下的唇角勾起嘲弄的笑意,专挑闹市走,三两下就甩掉了身后的尾巴。

笑话,作为一名现代21世纪的顶尖特工,还对付不了几个小混混?

三日三夜,红绫楼改头换面,被外界传得神乎其技,据说濒临倒闭的红绫楼一夜易主,更是来了一位绝色美人,妖而不媚,风情万种,连京都第一美人花容月都比不上。

据说红绫楼注入新鲜血液,一改传统舞坊面目,新奇好玩,小曲美食,成为娱乐休闲的圣地。

耳闻不如亲眼目睹,于是引来了一大堆所谓的文人墨客,达官贵人。

重新开张,鞭炮声传遍街道,红绫楼外,早就围满了想大开眼界的人。

门外立着两个身段妖娆的青衣女子,精致的脸庞上堆满笑容,却并不谄媚,反而高贵脱俗,眸若秋水,异口同声笑道:“各位官人,红绫楼开张吉日,今日入场全部半票,甜点免费,望各位今后多多捧场!”

不多时,大厅就坐满来宾,看清红绫楼设计风格,都不由赞叹出声,惊讶不已。

绿竹画花壁纸,让人眼前焕然一新,清新的氛围里还夹着芬芳花香,座椅也格外奇怪,由一层皮包住,坐上去格外柔软舒适。

楼上包厢价格更为昂贵,其中四件最为豪华,设施也自然更好,绝佳的看戏位置。分别命名为竹林轩、梅兰熏、红玫阁、烟花心。

坐上位置,大家品着桌上的甜点,惊喜莫名,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甜食。果然是脱胎换骨,现在大家眼珠子都盯着拉下的帷幕,对接下来的表演更加期待。

红色帷幕缓缓拉开,五位妖娆女子穿着粉衣,绝对符合现代的粉红诱惑,姑娘们姿色都是上成,一现身立刻引来无数火热目光,红唇微启,唱了一首后来。

梅兰熏里坐着的妖魅男子品着上好绿茶,他俊逸的脸庞挂着笑意,果然实力不可小觑呢,完全颠覆璇冥王朝的曲子,仿佛走入一个伤情的故事,余音绕梁,着实不错!

“王爷,看来红绫楼来了高人,若不能收为己用,最好杀之!”站在一旁的侍卫慕枫颇为惊奇,淡然提出意见。

凤冥未置一词,漫不经心地望着舞台中央,悠然听着曲子,眉梢微挑,琥珀般漂亮的眼眸里盛着兴味。

连唱了五首歌,或激情昂扬,或伤情忧心,全场都被感染,红绫楼将要声名大造,红火度怕是要赶超第一舞坊。

“据说最后一场由花魁表演呢!”

“真是期待,究竟花魁有多美呢?”

场下一时间议论纷纷,众说不一。

烛火骤然熄灭,四周漆黑黑的,帷幕拉起,荧光照亮整个舞台,瑰殇半倚着贵妃倚,她身着胜雪白裙,长袖绣着精致的红梅,摇摆着妖娆多姿的身段,犹抱琵琶半遮面,浑身上下透出一骨子神秘感。

她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琴弦跳动,流出高山流水般的绝妙琴声,启唇唱着,清亮的嗓音犹如美玉碰撞声。

(↓↓点击下方就可以阅读全文了↓↓)

《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》

《贵女为妃:王爷咱们结盟吧》:花少爷不吃素

【简介】一场皇子和侯门贵女的政治婚姻,一个野心勃勃,一个洒脱聪慧。越王苏玓,铺十里红妆,娶了她身家地位,不关乎爱,却一日日叫她沉沦,当她真正深陷柔情,却又给了她当头棒喝,一脸阴冷的说,他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一颗真心,能给的也仅仅是无上的尊贵,却给不起爱情,那幼稚的东西并不适合他。而当她和邻国皇子暧昧之时,为何他又暴怒不止,当将军护她之时,为何心中酸涩……这恩恩怨怨,江山美人,当他不惜一切

【内容摘要】苏玓也不知自己为何去而复返,只安慰自己,不过是怕她一介女流遇上危险,毕竟是王妃,仅此而已,暗暗跟在后边。

一应匪徒,都叫祝风捆了,送交衙门,苏玓特地嘱咐了要打个招呼,好好招呼这几个匪徒。定要一查到底,把背后的卖家买家都揪出来,坑害了多少姑娘都得原原本本的还回来。原本被押送的花银们,千恩万谢的拜了也陪着去了衙门作证。这厢王爷见梅武汐揉着脚憨笑,不情不愿的抱起她。这一抱甚是突然,叫梅武汐惊得很,急忙攀着他的肩膀。苏玓这柔香软玉在怀,嘴角带了一丝笑意。

玩味的问道:“王妃不是英勇得很么?连云飞公主都不怕,早间说裙子阻挡了手脚?这给了你发挥的机会,怎么搞得这样惨烈?”

“这不是守着体面呢么,怕当街斗殴被您数落了去。”梅武汐嘴硬道。红着脸,是十分的心虚,在他怀里,头埋得越发深了。越王不愧是在北境战场上打磨过的,胸口肌肉结实得很。这心跳也是那般有力,安稳得很。梅武汐心猿意马,心意竟是懵懵初动。就是再野性的姑娘,也终究只是个小姑娘,哪里同男子有过这般的亲近,不由得脸越发红了起来。

苏玓只是说道:“还好不是真的穷凶极恶之徒,要不你这身手还不叫人害了性命。”苏玓本意是说,这些个匪徒没有非要取她性命,持刀械行凶,还不算穷凶极恶。可这话落到梅武汐耳朵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,她又思及越王殿下在北境边陲之时的好心计,和那笼络人心的手段,如今他又说,这不是真的匪徒……亏得刚刚还小鹿乱撞,这越王那里是她能斗得过的,可笑可笑。兀自抚了下心口,还好还好,收住了心思。

“我这身家性命早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,又有什么怕的?”梅武汐口气阴冷道。

“你别不识好歹!”苏玓本来的好心情叫这女人一盆冷水泼下来,顿时阴鸷。她竟然牵动着他的情绪,这很不好,他不喜欢这种感觉,已经有多少年没这样不由自主的感受了,真的不好。

“梅武汐自是不识趣儿的,不然早就乖乖投怀送抱了。”

“王妃如今不是投怀送抱了?”苏玓怒极反笑。

“放我下去!我还要思考下什么是越王府的体面呢。”梅武汐不甘示弱。

苏玓丢下了她。这回只是留了祝蝶暗暗保护着,甩袖而去!独自乘马车回了越王府,只是入府之后却没安稳睡去,在书房中看书,一个时辰都没翻动过一页纸,神思烦乱。吩咐了房里的丫头艾兰儿,府中有什么人出入都要来回禀……

“绣雪和四五个小厮买了霜糖蜜饯回来。”艾兰儿回禀道……

“祝风办好了差事,一应上下都打了招呼。” 艾兰儿又回禀道……

还不是她……

笨女人,不是一向识时务的么,怎么这回这么较劲儿!脚都受伤了,也不知伤的怎么样了,会不会又遇上危险。应该不会吧,祝蝶身手好着呢,不像这个笨女人,死鸭子嘴硬,竟给他找麻烦……不是闹脾气回了丞相府?还是要出城去迎她娘亲?武城自有实力,难不成已经偷偷跑了?

这厢祝蝶也十分困惑,王爷在尸骨堆里爬出来,喜怒早不形于色。她跟了王爷做护卫这么多年,却没见一个如这王妃娘娘这般有本事,一晚上叫他动了两回怒,还暗暗叫她来保护着的。这王妃娘娘也是倔强,未成婚之时,祝蝶便接了命令,去盯着她,三月余,起先是怕她这胆大包天的王妃娘娘跑了,后来也有了护卫之意,早对王妃心性有,只是一直在暗处,不叫王妃所知,这也是为什么王妃回回逃婚都被逮回来的命门,她却着实不敢叫王妃知道,以她对王妃的,若是知道是谁坑害她,什么阴损无赖的手段定是都要是出来的……这王爷真的怪,明明知道她在护卫,竟还是去而复返,竟还是叫她连剑都没拔出来就冲上去救王妃,怪!真的怪!王妃也怪,明明是那样识时务的人,怎么这般受不得委屈了,竟然真的一瘸一拐的生生走回了王府。

祝蝶哪里知道,这单单情思十分愚钝的王妃,正是春心微动却不自知,深感叫苏玓给骗了正委屈呢。

“越王真的是好手段,差遣了人来吓唬她,再亲自来救了她,叫她知恩图报,就此就乖乖就范,任他差遣。好险好险,幸亏识破了诡计……”梅武汐暗戳戳的想着。

她走回越王府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,苏玓松了口气,睡去了。本来没那么远,只是她脚上有伤,磨蹭了些。她岂知,她夜半未归,这府里也大半未睡,除了苏玓,还有他的各屋里的小老婆们,都仔仔细细的盯着王妃,这早间风光进宫,晚间却叫王爷给丢在了路上,自己回来,想必,王爷是要教训她的,不懂事,不足为惧!

彼时,梅武汐被画雨、纹露接了回去,边吃着霜糖蜜饯儿边骂苏玓心机叵测,臭不要脸,而后沉沉睡去,却不知这府里阴风初起,正要向她这花音阁吹来。

王妃大婚之夜,莫侧妃声称自己身体不舒服,派遣了人去禀报,王爷竟然真的就没在王妃院里安歇。这本是新婚之夜,再说王爷又不会医术,好好的身体不舒服叫王爷干嘛,无非是争宠而已。又是在这样的日子里,王爷没有给这位新王妃脸面。如今王妃新婚大喜还没有过去,这又是刚刚进宫回来,竟然自己一瘸一拐的回来,从没见哪家的夫人这样的不体面过。后院里的女人,争宠便是生活的全部了,她们的生活也是全然仰仗着丈夫的宠爱,见到这样的新鲜事,自然跃跃欲动。殊不知,苏玓同梅武汐之间的弯弯绕绕,亦不知晓,梅武汐从来不是和他们争宠的人,她的战场,不在这里。

(↓↓点击下方就可以阅读全文了↓↓)

《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》

《贵女毒后:爷求翻牌》:希梦

【简介】公主嫡出,丞相之女,命格尊贵,嫁与皇室,赵箬生来便是万凰之凰。辅佐相公为帝,成为万民之母,皇后之尊,赵箬傲然与大楚贵女之上,独享尊荣。然,一子落错,满盘皆输,赵箬貌美无双,聪慧过人,尊贵无比,却独独有一个缺点……她眼瞎!!看错了中山狼的相公,落得了满门抄斩,子女俱毁,冷宫凄惨的下场!

【内容摘要】赵莞长期游走于个个世家少女的聚会中,无论交谈还是说话看上去都游刃有余,反观赵箬,只拿了杯茶水在一边浅浅啜饮。

“这郡主除了容貌,别的地方倒不及长公主”

“脸确实生的甚美……”

赵箬在一旁淡淡的听着,赵莞带来的几个庶女无形的将她孤立,只自己找自己的要好的手帕交,索性她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作诗,又饮了一口茶水,等再抬眼却瞧见一个脸若圆盘的少女,一双眸子灿若星辰,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。

“姐姐……这茶很好喝吗?”她歪着脑袋,一双大眼珠子晶莹剔透。

赵箬将茶水递了出去,“好喝不好喝,只有自己试过才知道。”她微微一笑,面前那少女一愣,伸出舌头轻轻啜了一口,“呸,好苦。”她一旁立着的嬷嬷立马瞪圆了眼珠子,“仪态!”

那少女脸一拉,迅速变成了正襟危坐的姿态。

赵箬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,眼前这少女她并不陌生,是惠康皇后的嫡女九公主,惠康皇后生九公主的时候难产,导致她智力不如常人,也因这样,她是所有公主中最得皇上宠爱的一个。

九公主似乎玩起了什么游戏一样,端坐着身子,手里举着杯茶水模仿起了赵箬浅啜的模样,若不看她脸上懵懂的表情,到真模仿了个十乘十。

有时与成人相处不如与孩童相处来的痛快,赵箬又给自己添了杯茶水。一边九公主原先还能坐住,过了许久后那凳子便仿佛着了火一样,她磨磨蹭蹭的,伸出指头指着身边的嬷嬷,“我想喝水,你去给我倒。”

九公主即便智力不佳,那也是主子。那嬷嬷为难的看了一眼,赵箬开口,“嬷嬷去吧,我会在这儿照顾她的。”

“多谢郡主照顾我家小姐。”

“郡主姐姐。”等那嬷嬷走了之后,九公主突然把脑袋伸了过来,又看了看她旁边的刘嬷嬷,“你把耳朵伸过来,我要和你说悄悄话。”

赵箬只当逗小孩子玩儿,顺从的将耳朵伸了过去,“孤这几日闲着无所事事,为箬箬做了一幅画。就是不知道箬箬什么时候考虑好,来太子府,也好慰藉孤一片相思之心。”九公主于模仿一道绝对是高手,将那人的狂妄语气模仿的淋漓尽致。

纵使再厚的脸皮了这番话的深意都不免要脸红,赵箬站起来,看着九公主晶亮的懵懂不知事的双眸又不好冲着她发火。

真不要脸,怪不得上辈子当不了皇帝。

这样一想赵箬又暗恨,自己上辈子同他勾结弄垮了楚括,最后肯定是这人坐上了宝座。怎么前世不见他这般的不要脸。

“郡主姐姐,你生气了吗?”九公主皱着眉头,看上去十分可怜,“是太子哥哥让我说的,不是我要说的……你不要生气。”一时间她慌乱的连自己身份也暴漏了。

赵箬看她这个样子忙收敛了浑身的气势,哄起了她。九公主孩子心性,只要有好吃的好玩的新鲜的东西,很快便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。

赵莞本意是在贵族圈中孤立赵箬,让她尝尝被冷落的滋味儿,却没想到转眼之间她便和一个华服的妙龄少女相谈甚欢,捏着帕子走了过去,“今日既是诗会,二妹妹不打算作诗一首吗?”她又看一边的九公主,“我好似从未见过这位小姐?”

九公主瞪圆了眼珠子看她,又捂了捂鼻子,“臭。”九公主不喜脂粉的味道,而这种场合哪个女子不是浓妆艳抹。赵箬瓤子毕竟不是真正的少女,没了那层打扮的心思只薄薄涂了一层花蜜。

赵莞听她这番话,再好的脾气也没法挂住。不过她一向温和有礼,稍微打了个眼色身边的庶三小姐赵蓉便走了出来,上下看了一眼九公主,眼睛落在她脖间的项链上。

又想着从前似乎从未在诗会上见过这小姐,想来也是个小官的女儿,欺压起来也无妨,“大姐姐用的可是一品馆里的香料,你这嘴巴是没个把门的,今日看见我二姐姐份上也不与你计较,便将你脖子上的项链拿来做赔罪。”

九公主虽然大部分没听懂,可她要她项链她还是听懂了,“不要,这是阿娘给我的。”

“大姐姐也要这小姑娘的项链吗?”九公主并未张扬着来,赵箬也没说出她的身份。

赵莞低头不说话,一边儿赵蓉又开口,“只是让她为她的无礼道歉罢了,难道我丞相府的千金任由旁人侮辱?”

“她只是心直口快。”一旁和她一起来的几个少女也听到了这几个人的争论,九公主人虽然痴傻,可相貌生得好,皇家贵胄又天生富贵气,早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和嫉妒。

“郡主想必还不知道诗社的规矩,既是诗会,来参加了那必是要做诗的。”其中一个妙龄少女看着漫天星河,“这光景也没什么花朵,不如以漫天星辰为题,这位小姐先出言不逊,赵姐怎么说也是丞相府的人,打”关系有亲有疏,赵莞在汴京多年,而赵箬和这陌生女子却是第一次来,向着谁一眼看便知道了。

“若这位小姐夺得魁首,今日的事大家便都不要计较。”九公主痴傻,听着便鼓掌到,“好啊好啊,要魁首!”

赵箬将九公主拉倒身后,蛾眉在晕黄灯光下看起来格外婉转,赵莞看着这一幕突然咬紧了唇瓣,她不可不承认,无论赵箬是不是在乡间长大,她的容貌与气质都是贵女中顶尖的。

“不知有什么规矩?”赵箬看向面前这少女。这少女身着白底红花的衫子,身段窈窕,头上只戴了颗明珠做成的簪子,越发显得人熠熠生辉,颦笑间动荡人心。赵箬对她自是不陌生的,这就是楚朝第一的狐媚子秦姝蓉。

她看着赵箬浅浅一笑,“家兄和嘉王府的门客此刻就在前院,三槐先生也在其中?邀他评判,郡主您觉得如何?”

(↓↓点击下方就可以阅读全文了↓↓)

五本古代言情文推荐:爱妃快过来让我抱抱,本王感觉又要毒发啦!今天小编要推荐小说的就到这了!如果宝宝们喜欢,记得帮忙点赞收藏,另外,宝宝们要是有更好的推文亦可留言,然后一起分享给的人观看,小编会努力为宝宝们带来更好看的小说哦~么么哒(づ ̄ 3 ̄)づ,宝宝们下期见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